<label id="b6jpl"></label>

    1. <b id="b6jpl"></b>
    2. <code id="b6jpl"></code>
      1. 狠抓環境治理 加強生態修復 江蘇筑牢長江生態保護屏障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6-17 16:41瀏覽次數:

        生產岸線變為生活岸線,公園綠地替代碼頭船廠……從之前的“化工圍江”到如今的一江清水、兩岸蔥綠,432.5公里長江串聯起8個設區市的江蘇省,是如何實現嬗變的?背后又有著怎樣的付出?

        敢于“刮骨療毒”,更敢于“壯士斷腕”,這就是江蘇的勇氣。近年來,江蘇清醒認識到“長江病了,且病得不輕”,始終堅持問題導向,狠抓長江環境治理,對突出環境問題下猛藥,對違法違規行為零容忍,圍繞修復長江生態岸線,沿江各地重拳出擊,取得顯著成效。

        破而后立,重塑長江“高顏值”

        南通是一座緣水而生的城市,狼山、軍山、劍山、黃泥山、馬鞍山臨江而立,五山及濱江地區占地面積近17平方公里,擁有沿江岸線14公里。浩浩蕩蕩的江水從這里向東奔流而去,綠意盎然的沿江風光美不勝收。

        2020年11月12日,習近平總書記考察江蘇的第一站就是五山濱江片區,總書記用“滄桑巨變”四個字形容這里從“臟亂差”變成人們流連忘返的濱江生態公園。

        曾經的南通因港而興,亦為港所困。長江邊大大小小的碼頭,為南通經濟騰飛提供了強大的支撐,但沿江岸線上星羅棋布的危化品碼頭、散貨碼頭、集裝箱碼頭等,使沿江“黃金岸線”成為不折不扣的“生態傷疤”,附近居民苦不堪言。

        臨港產業不搬,南通就難以發展。不生態,就淘汰。痛定思痛,南通在2017年全面實施港口碼頭、沿江企業搬遷和環境綜合整治。在港口碼頭方面,由于股權結構復雜,南通市領導親自帶隊上門服務。通過多輪艱苦談判,最終理順了港口的股權關系,做通了職工思想工作,初步實現了搬優搬活、搬大搬強。

        2018年11月30日,南通港口集團全面停止硫磺進港作業,并按照“只出不進、出清一塊即清理一塊”的原則,于2019年4月15日前完成了所有硫磺堆場的清理工作。與此同時,集團全力推進狼山港務分公司和江海港務分公司搬遷工作,原有2626米生產岸線及1980畝陸域土地騰出后,重新調整為生活型、生態型岸線。

        作為南通長江沿線上地標建筑的姚港油庫碼頭,也在2019年正式迎來了“謝幕”。這個始建于1959年的江蘇省內中心油庫,經過多年發展,占用長江岸線184米,年吞吐量達240萬噸,配送業務覆蓋了南通70%以上的成品油市場供應,并輻射周邊城市。

        “實行長江大保護是中央政策,必須不折不扣執行到位,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。”任港街道姚港社區工作人員單東輝說,通過建立聯動協調機制,形成攻堅合力,推動了碼頭搬遷。

        如今,昔日繁忙的姚港油庫碼頭已經變了模樣,閑置地塊經過平整,鋪上了綠色草皮,斑駁的油庫已變成綠意盎然的“綠庫”。

        破而后立,在港口迎來脫胎換骨大“整容”的同時,五山也在積極探索綠色環保的高質量發展新路。“這是南通市城建歷史上生態修復和保護投資力度最大、措施最有力的工程之一。”時任城建集團副總經理、南通五山建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朱建林,這樣評價五山及沿江地區生態修復工作。

        只有推動產業轉型升級,才能讓濱江片區的經濟發展擁有生生不息的內在發展動力。

        如今,通過生態修復,狼山森林公園新增森林面積約6平方公里,森林覆蓋率達80%以上,城市綠肺功能進一步增強。五山地區基本形成了具有鮮明四季變化特色,林地、自然保留地、濕地、水體層次互生的生態體系。

        破立并舉,洗盡塵垢煥新生

        在江蘇沿江八市中,長江常州段岸線最短,僅有25.8公里,但卻是化工企業分布最為密集、“化工圍江”特征最為突出的區域之一。如何破解“化工圍江”難題,讓黃金水道再現“一江清水、兩岸蔥綠”?常州通過多年實踐給出了最好答案。

        問題在水里,根子還在岸上。常州新北區以壯士斷腕的決心、刮骨療毒的勇氣,為環境“減負”,為生態“增容”。

        2016年以來,常州市委市政府全力推進長江大保護。期間,江蘇省委省政府領導多次來常州調研,要求常州通過3年—5年努力,有效解決“化工圍江”問題,打造水清岸綠、可感可親的最美岸線。常州市委市政府堅持規劃先行,形成了以“長江大保護”戰略總規統領、六個專規支撐的“1+6”規劃體系,并同步編制了三年行動計劃和各年度工作要點,統籌推進長江大保護。

        常州新北區還專門成立了長江大保護指揮部,通過系統推進“停、拆、綠、提、轉”五大行動,確保完成既定目標任務。

        占地200多畝的常州清紅化工有限公司,因債務問題一度成為全國多家法院的執行對象;在騰退拆除過程中,又因為危廢轉移問題被“釘”在了江邊。不拆,沿江300米綠色示范帶就建不起來。頂著大太陽,相關部門負責人直接“抓住”企業負責人召開現場協調會。對資產債務,要求企業請第三方進行評估,確保外地法院辦事“有據可依”;對拆除過程中出現的問題,一個一個找方案解決。2020年7月底,這家企業終于被如期拆除,保障了連片復綠工程及時落地。

        如今,披上層層綠裝的江邊,吸引了不少常州市民前來“打卡”。“以前空氣中彌漫著難聞的味道,污水橫流、碼頭臟亂。現在這里已經成為了大家休閑健身的好去處。”談到沿江生態環境的變化,常州市民曹先生感慨道。

        37歲的朱海兵是常州新北區春江街道東海社區居民,他從小跟著父親在長江打魚。“十年禁漁”政策,讓許多像朱海兵這樣的漁民告別了賴以生存的水域。“長江是母親河,退捕讓長江休養生息,為了子孫后代,我全力支持。”朱海兵雖有不舍,但語氣干脆。

        從企業騰退到生態修復、連片復綠,常州沿江生態環境實現了綠色“蝶變”。一個個臨江親江生態休閑節點串聯起來,為市民提供了“處處皆景”的綠色生態空間。

        整修并舉,黃金航道實現水清岸綠

        71歲的揚州市民周麗如今每晚都要到家門口的運河三灣風景區,與街坊鄰居們一起打太極,“以前只能在馬路邊找塊空地練練,現在家門口建了這么好的公園,真是太好了。”周麗說。

        因水而興的揚州,正是得益于長江、大運河兩大“母親河”的哺育與滋養。2020年11月13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揚州廣陵運河三灣生態文化公園考察時指出:“揚州是個好地方,依水而建、緣水而興、因水而美,是國家重要歷史文化名城。”

        昔日的三灣曾經是揚州“臟亂差”的典型,這里曾是揚州南部工業區,區域內聚集農藥、熱電、皮革、水泥等80多家企業,各種化工原料和廢棄的物料堆就在岸邊,一些違規的小作坊還曾偷排廢水。水中漁網漁具遍布,水面漂浮著大量垃圾,岸上則雜草叢生,三灣片區運河水質和空氣質量不斷惡化,生態環境遭受嚴重破壞,毫無景觀可言。

        近幾年,揚州對三灣片區進行生態修復、環境整治,利用三灣原有運河濕地資源,啟動建設3800畝的運河三灣生態文化公園,搬遷企業、拆除碼頭、清理違建,實施水系疏浚、駁岸改造、濕地修復,生態環境極大改善。

        從污染嚴重的一汪死水到揚州人鐘情的生態文化公園,如今的運河三灣風景區,保留了原有的濕地、灘涂、河流等生態資源,公園出水水質監測可達到Ⅲ類水標準,原本無人問津的荒地轉變為鳥語花香的濕地公園,40多種鳥類在此棲息,2017年開放以來,每年來此健身休閑游覽的人達到數十萬。

        綠色運河,需要綠色產業。近幾年,揚州市關閉退出京杭大運河沿岸1公里內化工企業11家,全市產業布局進一步調優調輕,化工產業布局“小散亂”現象得到明顯改善。

        “十三五”期間,揚州對前期生態環保督察中發現的各項問題已全部完成整改。同時,大力推動高寶邵伯湖“三退三還”(退耕、退漁、退養,還林、還湖、還濕地),擴大湖泊濕地空間。監測數據顯示,2016年以來,揚州區域內水域面積增加了5.53萬畝,年均增長率為2.26%,尤其是湖泊濕地空間面積明顯增多。

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特黄一级,男人影院